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基层动态

战“疫”“狙击手”

来源:黄石市卫生健康委      时间:2020-02-11 23:54

 

高雄,黄石市疾控中心消杀科副科长,一名88后,硕士研究生,小伙子中等身材,虎头虎脑,勤学善思,干起工作来,雷厉风行有使不完的劲。

1月20日,高雄刚办好休假手续,准备回蔡甸老家过年,那里有妻子正带着6个月大的女儿、还有年迈双亲,老老小小一大家正翘首以盼等着他团聚。喜跃之情正待绽放,手机上浏览到了武汉新冠病毒感染疫情蔓延的消息,此时黄石尚无疫情报道,几年的职业生涯让他敏锐地预感到事态不妙,他果断退了火车票,告知妻子可能大战来临,他必须留守岗位,做好各项消杀工作准备。当晚,央视新闻播放钟南山院士接受采访谈道“病毒存在人传人”。

1月21日,市疾控中心党委发出动员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疫情防控形势严峻,疾控中心全体职工取消休假,进入备战状态。

收到动员令,作为消杀科负责人,高雄立刻缕清思路,请示分管领导,建议紧急采购疫点消杀的药械,为应对疫情做好准备;同时紧急查找新冠肺炎疫点消毒技术方案,国家接连印发的两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和防控方案》都未涉及疫点消毒技术方案。怎么办,他再次主动与分管领导请教探讨,在国家技术方案未出台之前,一旦接到疫点消毒任务,借鉴广东省的技术规范指南,同时制订草案,开展全市性的技术培训,提前做足应对预案。紧接着第二天,国家第三版疫情防控方案出台,明确了特定场所消毒技术方案(第一版),黄石的消毒培训工作已在未雨绸缪之际,有条不紊的开展起来了。至此,高雄率领着他的团队开启了没日没夜色的基层消毒技术指导、重点场所环境消毒工作。同事们都说他是一只小老虎,就不知道“累”字怎么写。

2月2日夜晚8时,结束了一天繁忙的高雄,略显疲惫地回到集中休息点,还未坐定,就接到分管领导宋焰超的电话,市防控指挥部命令,疾控中心立即派员赴西塞区上窑轮渡码头对一名跳江自杀的鄂州籍疑似病人遗体进行终末消毒。高雄一边听电话,一边往单位冲,召集科室人员,调试消毒器械、配置消毒药、清点穿戴个人防护品,在宋主任带领下,一行人冒雨直奔疫点。一到现场,即刻对疑似病人遗体进行规范消毒,转入双层裹尸袋,转交殡仪馆工作人员,并对现场进行消毒处置。整场工作结束,回到集中休息点已是近半夜。

第二天早晨,高雄又率领科室人员深入全市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展疫点现场消毒指导和培训,以期通过手把手的实战教学培训,提升基层公共卫生人员疫点环境消毒的专业素养和实践技能。忙碌一天,傍晚回到单位还未顾不上吃饭,再次接到市防控指挥部命令,黄石两家大型超市发生职工的聚集性疫情,要求消杀人员紧急出发对两处场所进行彻底消毒。高雄再次率领科室人员身穿防护服,连续奋战7个小时,终于完成两处疫点消杀任务,共消毒物表、地面、墙面等1.8万平方米,消毒室内空气6万立方米。这就是高雄同志的工作常态。同事们心疼他“太累了!”可他却说:消杀这份职业很神圣,消杀的终极目标就是达到无害化,消灭可能存在的有害病原微生物,维护公众安全。从事这份职业我很自豪。

自疫情发生以来,高雄同志率领着他的团队多次进疫点开展消毒处置,有效切断相关病毒的传播途径。累计预防性消杀面积30余万平方米,日均行走两万余步。